147小說 > 次元 > 紫卿 > 第五百七十三章 制毒

第五百七十三章 制毒

蕭鋮明長久地跪在地上,沒有抬頭,只是幽幽道:“越王或許會有一時的震怒,不,不是或許,是肯定。但當風頭過去,他真正登上帝位,他反而會回過頭來感激,這助他王業的第一功臣。至少為收攏民心,大肆封賞,還是個對他帝位不再有威脅的死人家族,他是合格者,他知道該怎么做。”

“同樣,我也清楚此次行動的后果。我們在觸龍的逆鱗,不,不是觸,是拔。一怒為美人,江山浮屠。無論是為私情,還是為臣子僭越,這都是等同于自戕的地獄路。他是合格者,我知道下場。”

蕭鋮明不斷重復“合格者”三字,這是他的忠誠,也是他的絕路。

社稷之臣,百姓之相。意味的不僅是山河之心,更是對于“君王”二字,五百年積淀的理解。

這一族,太懂,何謂王道。

向先祖行完大禮,蕭鋮明起身,最后一次拂去自己家主袍上的灰,笑了:“踏入棋局者,有人為名,有人為利,有人為真相,也有人為情愛。而我蕭家,始終為了,不過是那八字,社稷之臣,百姓之相,愿始終白璧無瑕,愿始終芳名百代。”

蕭鋮明笑容愈發燦爛,他放佛回到了孩童時,他會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八字:社稷之臣,百姓之相。

這是烙印在每一個蕭氏子弟心中的,最盛的光。

亂世更迭,風雨如晦,此光,不朽。

“此事之后,我蘭陵蕭,雖會蒙一時污垢,但當我們選中的王登基,我們蕭家之名,會如烈火淬真金,煥發出更絢爛的光芒。大魏韜光養晦兩百年,被五姓七望壓得,受夠了,真的夠了,我蕭鋮明愿意,以這一死局,以百余人的鮮血,換我蕭氏百代功勛,盛名無雙。”

功名利祿,恩怨情愛,他蕭家要的,自始至終,不過一個“名”字。

名。五百年的賢名,史官筆下的功過,后世代代流傳的八字定論。

哪怕是沾著血和罪寫的,只要一個名。

足矣。

祠堂寂靜了半晌,忽的,堂下簌簌一陣響,百余蕭家人竟是毫無凝滯地,割下了一縷發,埋在了龕臺之下。

割發代首,葬發為靈,此一去,無還歸。

由那個回過神來的蕭家長老帶頭,數百人面目癲狂,雙目熾熱,絕望而又無悔地立誓

“青史流芳!芳名無垢!蘭陵蕭,愿誓,此去不歸!”

一個名,揭開了不日后震驚天下的慘案。

一個名,預告了即將被鮮血和罪惡書寫的執念。

一個名,卻也最終成就了,被新朝塵封兩百年的,蘭陵蕭的信仰。

青史,百代芳。

滅者,為不朽。

長安城這一處的變動沒有誰注意到,反而是身為五姓七望的李家大宅,被一股陰云籠罩,下人們說話都不敢大聲了。

他們嫡姑娘和嫡公子鬧不愉快了。房門緊閉,只聽得幾聲砸瓷杯的響,家主李圭來瞧了,只說“兩個混世魔頭,任他們鬧去”。

果然,在房中,一地碎瓷片,空氣中都是火藥味。

李知燁揉著發青的手肘,對堂下的女子怒喝:“阿燈你瘋了!有你這么對親弟弟的么!”

“你還不說實話!你到底在干什么!你還騙我!等等,叫姐姐!”李知燈拿起一個汝窯花觚,作勢又要向李知燁扔去。

李知燁嚇得腿一軟,立馬求饒,若是這世上有什么人讓他畏懼,他老子都不能,只有這個姐姐。

“好姐姐!你坐,坐!”李知燁換上一副狗腿子的笑臉,親自拉李知燈坐下,為她斟茶,“弟弟能干什么。爹讓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放屁!”李知燈一把打斷李知燁的話,氣得去揪他耳朵,“我早就知道,你和爹爹,不,和整個隴西李,都不是一路人!你才不管隴西李做什么,你只做自己想做的事,從來都不會記得你姓李!”

李知燁耳朵吃痛,臉色又青又紅,掙扎的拳頭捏了幾下,卻始終不敢錘到李知燈身上。

俗話說一物降一物,他李知燁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個李知燈。

“說說說!你先把手松開!疼!我說我說!”李知燁好不容易嬉皮又笑臉,得到李知燈臉色稍緩,連忙逃脫,立在三丈外不敢靠近。

“好,那就說清楚。這幾天你不吃不喝在干啥。”李知燈將茶水一飲而盡,撫平怒火道,“我告訴你,我現在可是那土帽兒的女校書,你若是在想什么鬼點子,欺負我那土帽兒,我斷不會顧念兄妹情誼。”

李知燁一愣:“土帽兒?”

“就是越王!”李知燈沒好氣地瞪了他眼。

李知燁眨巴眨巴眼,哭笑不得。這天下敢稱呼越王為土帽兒的,估計也就只有他姐姐了。

不過,他太了解自家姐姐,這個只比他大兩歲,卻處處像壓耗子的貓那樣壓著他的姐姐,天下眾生在她眼里,只有“土”和“不土”的區別。

很可惜,王選之選的越王,被歸類成了“土”。

李知燁憋住笑意,竭力將話題轉到正道上:“那啥,弟弟這幾天忙的,不還就是那些蟲啊草啊藥啊。”

李知燈瞥了他一眼【147小說】,并沒表現出什么興趣,應付道:“你果然又在制毒。那些稀奇古怪的,什么浮萍啊,血珊瑚啊,也就石中玉有點意思,其他的,嘖嘖,土,都土。”

“姐姐,你莫瞧不上。我告訴你,我李知燁這輩子,一定會制出最絕的毒,一定讓你刮目相看,不土,絕對不土!”李知燁揚起下頜,滿眼都是熾盛如火。

難以想象,這個行事作風,詭異難測的李家公子,竟然是制毒大家。

棋局中那些千奇百怪的毒,竟然全部出自他手,妄害了多少性命。

如同隱藏在黑白后的花蛇,看似匍匐不聲不響,實則劇毒一劍封喉。

李知燈瞧了李知燁兩眼,想了半晌,終于決定不打擊他的熱情,他這個弟弟,平生就好個制毒,也不一定有目的,有時純粹是拿來打發時間。

當然,這個秘密,估計天下只有她知道。

毒公子,李知燁。

澳客app怎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