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玄幻 > 萬古第一殺神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征途在前方!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征途在前方!

軒轅白龍?!

北鳶和龍虎兩國的修士皆是大震。

“怎么可能,軒轅白龍 不是死了么?!”

之前蘇玄成為少閣主,更是被五大封號靈皇追殺至死,此事可是鬧得沸沸揚揚!

蘇玄…怎么可能沒死?!

“吳清幽,你胡說什么?!”金名揚厲喝,臉色大變。

在煉寶閣。

金三元大庭廣眾之下說蘇玄是邪魔!

最后五大封號靈皇追殺!

這是何等大事,關乎煉寶閣顏面!

就算蘇玄真的沒死,也絕不能說出來,只能當他死了!

不過吳清幽此刻卻是顧不得這么多。

要知道此刻她還被蘇玄控制著,而五大封號靈皇都殺不死他,這自然讓吳清幽內心的懼怕不斷蔓延!

見吳清幽不說話,金名揚更怒。

他為封號靈皇,一身實力絕頂,根本不懼!

就算打不過,難道還跑不了?!

金名揚直接厲喝:“裝神弄鬼,給我下來!!”

他要動手。

不過下一刻。

南宮乾和文昭王后直接動手。

“轟!!”

三個封號靈皇動手,那絕對是山崩地裂的。

四周地面頓時崩碎。

“你們!”

金名揚被壓住。

“吳清幽,你還不動手!”他怒喝。

吳清幽一顫

而這時,蘇玄的聲音在她腦海響起。

“吳清幽,你也想死在這?”

本來有些不知所措的吳清幽臉色一白。

他…這是要放過我?

蘇玄的意思很明白,他要殺金名揚,而你吳清幽卻是可以走!

吳清幽很清楚此刻天子玉璽的控制還在,蘇玄要殺她易如反掌。

既然蘇玄如此說,顯然是還要利用她!

“跑!!”

幾乎沒有絲毫猶豫。

吳清幽直接離去。

四周兩國修士一怔,隨即轟然四散。

韓青雅等人瞬間就想去追,不過蘇玄暗中制止了。

吳清幽的存在對于他之后攻煉寶閣顯然有奇效,既然如此蘇玄自然要放走。

而這放走,自然不能單單放一個吳清幽。

“你們去弄死那封號靈皇!”蘇玄向韓青雅傳音。

“好!”

于是,一群人就是沖了過去,連帶邪戟軍,黑寡婦小隊,以及三國戰兵。

他們…直接是不想給金名揚活路,而且要速戰速決!

“你們!!”金名揚睚眥欲裂,一臉絕望。

“有種單挑!!”他怒吼。

“你真逗。”文昭王后鄙夷。

“噗!”

金名揚氣得吐血。

百息后。

“砰”的一聲,金名揚倒地,含恨而終。

在兩個封號靈皇領頭,還有這么多修士的圍攻下,他自然沒有任何還手的余地!

而此刻。

蘇玄坐于醉仙樓頂,淡淡開口,聲傳八方。

“諸位,自今日起,再有煉寶閣修士來此,殺無赦!”

聲音隆隆,恍若天雷。

下方修士聽到了,渾身一震,熱血上涌!

極遠處。

吳清幽臉色煞白的扭頭。

她…好似聽到了蘇玄的聲音。

“該死,該死啊,此次回去我必要解開他對我的掌控!!”

……

幾日后。

煉寶閣中。

閣主浮土。

一處漆黑之處。

金三元站在一面銅鏡前。

此地漆黑一片,唯有銅鏡中有一點幽光。

“山海已然破碎一角,引靈地已經可以開始。”金三元沉聲道。

“山海本完整,聚無窮山海力。你此次破開一角。我們再將靈地趕到煉寶閣區域,定能逼其顯化。”鏡子中出現一道沙啞的聲音。

“若是能多破開一些就好了,可是我努力十幾年還是做不到,最后還是靠了軒轅白龍。”金三元嘆息。

“你已做得很好。”那沙啞聲音道:“此次過后,煉寶閣覆滅,你是否回來?”

“不回了,我便執掌山海。咱們宗門…也要隱藏些暗手。”金三元搖頭。

“這對你不公。”那沙啞沉默了下,沉聲道。

“為宗門鞠躬盡瘁而已。”金三元低沉道。

“好吧,此事再說。”

交流…到此結束。

金三元走出此地,臉上又是露出平時的笑容。

不過很快,他臉色便是陰沉了一分。

“閣主,大事不好了,軒轅白龍還活著!”有人稟報。

“你說什么?”金三元一字一頓問。

“軒轅白龍…沒被殺死!”

閣主大殿。

吳清幽臉色有些蒼白的站在金三元前。

四脈主,江九司,兩大副閣主,以及青鴻夫人皆在。

“清幽,軒轅白龍真的沒死?”金三元悠悠道。

“對。”吳清幽直接道:“他肯定是沒死的,而且顯然要和煉寶閣對著干。金名揚國主,應該兇多吉少了。”

金三元神色冷淡

四脈主和江九司臉色難看。

這無疑是在打他們的臉,要知道之前他們可是信誓旦旦的說蘇玄已經死了。

而趙天雄和白問天則是臉色幽深,只是眼中不時閃過精芒,不知在想什么。

至于青鴻夫人,眼眸低垂,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對了,他…還給了一張戰帖。”吳清幽說著拿出那張戰帖。

金三元接過。

“砰”的一聲,金三元觸摸的瞬間,戰帖直接炸開。

一道蘇玄的幻影出現,模糊不清,有山海氣運環繞。

“金三元,一年之后,我會來奪煉寶閣!你打碎山海氣運,陷害我為邪魔,不配煉寶閣主之位!”

說完,幻影消散。

金三元面無表情,其他人卻是炸開了。

“閣主,他欺人太甚,我建議直接帶人抹平天子國!”周古墨直接厲喝。

“對!我贊同!”其他三個脈主也開口。

“肆無忌憚,目無尊長,此人當殺!”江九司冷冷道。

金三元卻是一拍桌子,冷冷哼道:“你們五人去追殺他,都讓他跑了!你們覺得…你們還能抓住他?!”

幾人一滯。

“閣主,勿動氣。”青鴻夫人輕聲道。

金三元呼出一口氣,道:“此逆子已成氣候,很難殺!”

“那…我們該如何?”江九司不甘道。

“他不是要來奪煉寶閣么,讓他來!”

金三元冷笑。

他知道,蘇玄真正要奪的是山海氣運!

“自投羅網而已!”

【147小說】金三元手指舞動,一道烙印形成,直接飛出煉寶閣,向著天子國而去!

眾人紛紛離去。

吳清幽馬不停蹄的趕回北鳶國。

青鴻夫人則是走在小院。

鳥語花香,小橋流水。

青鴻夫人翩若驚鴻,如仙子。

她略微停頓。

“多事之秋,詭詐之徒。這場游戲,也是到了最精彩的部分了。”

她眼眸悄然閃過一絲妖冶,火熱熾烈。

……

煉寶閣又是有了震動。

眾人發現,這個平靜了很多年的土地一下子就紛亂了起來。

“一開始是那秦猿修,現在是軒轅白龍,真是多事之秋啊!”

“聽說之前五大封號靈皇追殺軒轅白龍都是沒將他殺了,這得多妖孽?”

“鬼知道。”

“不過軒轅白龍已經宣戰了,一年后要回煉寶閣!”

“他莫不是瘋了?煉寶閣封號靈皇可是至少有八個!”

“誰知道……”

“大事,大事,龍虎國主死在天子國了!!”

眾人一滯,隨即炸了。

“瘋了,瘋了,這真的是要不死不休了啊!”

“煉寶閣有多少年沒封號靈皇被殺了?!”

煉寶閣區域似乎掀起了狂風暴雨,動亂不止。

一處小城。

一個奇怪的組合走在街道上,引得行人頻頻側目。

三人。

一個青年,一個少年,以及一個小女孩。

小女孩瘦不拉幾的,卻是背著一個與她身子差不多大的竹箱子。

她氣喘吁吁,走路極其笨拙,卻沒有一絲埋怨。

少年臉上有不少傷痕,雖淡化了,但卻是能明顯看出之前受了不小的傷。

他…背著一尊石像,是一個男子形狀,也極其吃力,額頭上滿是汗水。

而那青年則是雙手空空,悠閑的抱著后腦勺,吹著口哨。

很多人想斥責,但想想古怪的人必然有古怪之處,指不定就是強者,也就只能罷休……

“師傅,師傅,這樣真的能提升我的修為么?”少年氣喘吁吁問。

“當然,為師怎么可能騙你。”青年一臉臭屁。

“天天騙我……”少年嘀咕,卻是任勞任怨,臉上燦爛的笑容多少有些歷經滄桑后的認真與穩重。

“你說什么?!”青年抬手就給了少年腦袋一下。

“我說師傅英明神武,絕對不會騙我。”少年急急道。

“嗯,這我是承認的。”青年呵呵笑。

少年嘴角扯動,一旁小女孩則是沒心沒肺的笑著,單純開心極了。

“師傅,你不去見見師伯?”少年問。

“你有啥師伯,你被騙了你知不知道?呂逍遙,長點腦子吧,之前的罪白受?!”青年鄙夷。

少年尷尬一笑。

他,正是呂逍遙。

當初他被他老子呂秋遠毀了血脈,而蘇玄則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直接讓呂秋遠還了回去。

“那咱們可以回天子國看看啊。”呂逍遙倒是莫名很想蘇玄。

“回個屁,萬一是仇人怎么辦?!”青年大罵,氣呼呼走快幾步。

呂逍遙訕訕一笑。

青年望了眼前方,倒是流露深思。

之前他去找呂逍遙時,呂秋遠已死,血脈歸還呂逍遙。

這一來二去,血脈自然弱了很多。

不過讓青年震驚的是,做這事的人手段竟是如此驚人,能硬生生將呂逍遙的血脈接續上。

“也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占我便宜,竟然說我崇拜他?笑話,老子陳玄策這輩子就沒服過人!”

“不過…那人應該挺牛逼的,我就先放他一條生路,誰叫咱好說話呢,哈哈……”

青年嘿嘿笑著,心情樂呵起來。

夕陽下,一行人…漸行漸遠,影子拉長,消失在遠處。

……

天子國。

星空絢爛。

本盤膝于醉仙樓的蘇玄猛地站起,朝著虛空一捏。

“砰!”

虛空有一道印記徒然出現,而后炸開。

“為師等你。”

金三元的笑聲響起。

蘇玄一頓,隨即冷笑:“希望你到時還能笑的出來!”

澳客app怎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