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修真 > 諸天一頁 > 第兩百四十七章 水

第兩百四十七章 水

“本來以為少林寺會出動所有人跟你打一場,沒想到他們這么軟。”

當白素貞跟隨葉知秋離開了少林寺之后,白素貞望了一眼這千年古剎,似乎有些遺憾。

“那是他們的主持很清楚能夠領悟達摩留下的神功的人,到底會有多么恐怖,若是這一場大戰真的爆發的話,我絕對不會死,而他們應該不會活。”

葉知秋對于少林寺主持做出這樣的選擇倒是不怎么驚訝,這個世上,敢于拼命的人終究還是不多,尤其是知道只要自己拼命就會死的情況下。

“只不過接下來你打算去哪里?”

葉知秋回頭,看向了白素貞。

他一不小心干掉了白素貞的道侶少年神,他倒是想知道現在白素貞有什么想法。

“你又要去哪里?”

白素貞反問葉知秋。

“我打算去東瀛看看。”

葉知秋想了想,決定還是去那邊看看。

“一起。”

于是葉知秋與白素貞一起跨了海。

從中原大地往東瀛而去,對于一般人而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哪怕對于像白素貞這樣修煉了滅世魔身的人來說也不容易,因為大海之力若是發起怒來,似乎也無量。

無量者,無窮大也。

葉知秋看著那鋪天蓋地【147小說 更新快】綿延不絕而來的波濤,對于無量有了更深的認識。

他招一招手,無量的能量在他手上匯聚。

當無盡海浪席卷而來時,葉知秋的攻擊也到了,巨大無比的能量撞擊在這海上掀起更大的波瀾,若不是有葉知秋以極光盾護住白素貞,只怕這一下白素貞就要被沖擊到海里了。

“你這是做什么?”

白素貞微有埋怨,她看著自己已經濕了的衣衫,不禁有些后悔自己衣服似乎帶的少了些,她想了想,以滅世魔身將衣服上的那些海水蒸發一干。

“人類一出生很脆弱,而修行可以說是向大自然模仿學習的過程,與人斗或許其樂無窮,還應該與自然相斗,比如這大海,而每次與大海相爭,我便愈發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也愈發能夠感知這水之道的一些奧妙。水之道,大則蓄勢也!”

葉知秋頗為感慨。

小小的一絲火焰都可以燒灼人身,可以滅殺修士,但尋常的一滴水沒有太大的作用,于修士無害,而當這水匯聚成大海般無量時,任誰都要敬畏三分。

“嗯。”

白素貞想了想,發現的確是這個理。

她看著這水,漸漸有些出神,似乎這水對她有著極大的親和力。

“白素貞,白素貞?”

葉知秋看著漸漸入迷如沉醉了的白素貞,突然記起她旁邊的這個女子名叫白素貞,而不是其他,而且顯然如今白素貞看著這水陷入了悟道的地步。

所謂悟道,就是心神與外界交融,看到了事物的本質。

如今白素貞悟道,莫非是看到了水之一道的一些本質?

葉知秋并不去打攪白素貞,他只靜靜看著。

嗯,女人都是水做的,尤其是正在領悟水之一道的白素貞,更像是水做的。

也不知道以后會不會有個許仙會娶了白素貞,會不會有西湖水干。

說到雷峰塔,葉知秋又想起了神石的傳說。

古老相傳,在那太初之始,這個世間本來一片混沌不明,不分上下左右,后來,“盤古”開天關地,于是這個混沌的空間便出現了天和地。

天在上,地在下。

可惜過了不久,天際竟出現了一個破洞,導致天滅頻盈。生靈飽受涂炭。盤古之妹“女媧”心懷神的慈悲,眼見蒼生受劫,心中不忍,為澤蒼生,不惜耗盡精力,煉得三萬六千五百零四顆形形色色的頑石,一顆一顆的嵌在天空的破洞上,終于將青天補好。

補天之后,女媧發現自己預料錯了一件事,居然還余下四顆不同的石,四顆最為強大的石:黑寒、白露、冰魄和神石。而其中為首的,便是“神石”。

神石,乃石中之神,也是四石之中,最為神奇、威力最大的一顆石,它不僅可以千變萬化,變化成不同的武器,還可以使人發揮出二十倍的力量。

尋常的武功并不能使人發揮幾倍的力量,要使人發揮超過自身幾倍的力量,往往是大門派所擁有的陣法,如武當的真武七截陣,若二人合力,則攻守皆備,威力大暗。若三人同使,比二人同使的威力又強一倍,四人相當于八位高手,五人相當于十六位,六人相當于三十二位,七人相當于六十四位當世一流高手同時出手。

這已經是很強的陣法加持,不過葉知秋還沒有在哪個武當派見過這門陣法。

當然,真武七截陣固然好,但要加持到六十四需要七人,而神石在手,便可以發揮二十倍的力量,其神奇可想而知。

當然,葉知秋很是懷疑,以他如今的境界,若是得了神石,他又能發揮多少倍的力量。

“早知道就不殺死少年神了,等到他找到神石后再來了。”

按著原本的軌跡來講,若是葉知秋不在現在殺了少年神的話,那么數年之后,神就會找到神石,并將其煉成一件天地間極為利害的超級武器“盂缽”而存放在雷峰塔中。

但是顯然如今,雷峰塔里是不會有神石的,因為少年神已經被葉知秋干掉了,要想找到神石,就必須葉知秋自己去找。

去哪里找呢?這是看運氣的事。

“水。”

當葉知秋想著這些事的時候,那邊白素貞終于從悟道中清醒了過來,她看著這漫天的大海,伸手招了招,便有許多的水從海中升騰而起,圍繞在她周圍。

先是許多水,后來就成了一條溪,到了更后,則成了一條河。

一條水的河,圍繞在白素貞周圍,映襯的她有如上古水仙子。

葉知秋想了想,對著白素貞伸了伸手。

“你要干嘛。”

白素貞忽然覺得自己體內有些發麻,似乎是有種力量作用在自己身體中的水之上,急忙以滅世魔身鎮壓住這種悸動。

“沒什么,剛才手癢了下。”

葉知秋呵呵一笑。

看起來他的奔流掌還是不怎么克制水做的女人……

澳客app怎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