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次元 > 老子是閻王 > 第556章 在哪里見過你【大章】

第556章 在哪里見過你【大章】

【上一章被屏蔽了,修改之后,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放出來,為方便大家閱讀起來劇情連貫,現幾句話概括一下。】

【前情提要:秦可靈被禿頂大叔刺傷了要害處,江楓打死禿頂大叔,救了秦可靈,并順便幫她檢查了一下身體。秦可靈被江楓氣昏,醒來后發現身上好像有殘留的口水,扇了江楓一巴掌,踹了他一腳,罵了一句“男人都是狗”,然后跑回車上。】

……

很快,司機師傅回來了,把車修好。

因為時間晚了,他沒來及清點人數,問了一句有沒有少人。

江楓和秦可靈不由自主地對視一眼,同時想到了慘死在草叢里的那個禿頂大叔。

當然,兩人是不會說少人的。

于是,司機師傅問了幾遍之后,趕緊載著一車人繼續出發。

……

天黑時分,終于來到了江東市汽車西站。

下車的時候,秦可靈狠狠瞥了江楓一眼,罵了一句“死變泰”,然后,冷不丁在他腳面上踩了一下,逃也似的走了。

江楓想去追來著,不過,秦可靈已經上了出租車,只能作罷。

雖然被秦可靈扇了兩巴掌、踩了一腳,還被她罵了幾次,不過,想到在草叢里的那種體驗,江楓還是覺得不虧,意猶未盡地抹了抹嘴。

畢竟像秦可靈這樣國色天香的女孩子,真的是可遇不可求。

只可惜,茫茫人海,江東市這么大,或許www.suujmz.tw再也沒機會見到對方了。

這個徒弟,可能也是白收了。

江楓搖了搖頭,有點失落,準備先去市中心,找個好點的賓館先住下,慢慢休養身體,然后再考慮城隍廟的事情。

不過,離開車站之后,江楓發現附近就有一座城隍廟,于是趕緊過去。

這座城隍廟,也算是建在城市的中心區域了,按理來說,香火應該很好。

不過走近一看,里面非常破落,到處結滿了厚厚的蜘蛛網,仿佛很多年都沒有人來過了。

建在市中心,既沒有拆除,也沒有重建,有趣。

江楓走到城隍像跟前,抹去那一身的蜘蛛網,然后拿出閻王印,朝城隍像上一拍。

嗤……

一陣青煙冒起。

可奇怪的是,等了半天,城隍爺也沒有出來。

城隍像上冒起了青煙,說明對方是收到了自己的傳訊的,可是人呢?

江楓暗暗皺眉,又拍了一次。

這次,城隍爺還是沒有出來,不過,城隍像卻像活了一樣,張嘴說話了。

只見那城隍像眨巴幾下眼睛,打了個飽嗝,跟著,一陣酒氣撲面而來。

“小的,參……參見王爺!”

城隍像紅著臉,居然是喝多了。

江楓提高了幾分聲音,喝道:“大膽城隍,見到本王居然躲躲藏藏的,還不給我滾出來!”

城隍道:“王爺恕罪,小的喝多了,暫時實在是回不去了!要不,王爺您要是有空的話,來找我一下?”

江楓道:“你在哪里?”

城隍道:“小的在市中心的黑金酒吧,唉……先不說了,等會兒王爺來了,咱們繼續喝!小的請客!”

說完,城隍像恢復了本來的面貌。

江楓尋思,既然找到了一個城隍爺,就先把事情辦了。

于是,他出了城隍廟,攔了一輛出租車,道:“師父,黑金酒吧。”

……

且說秦可靈離開車站,上了出租車,回頭看著人群中的江楓距離自己越來越遠,總算是松了口氣。

“終于把這個變泰的家伙給甩掉了!”

秦可靈“哼”了一聲,自言自語道:“一個江湖郎中而已,或許懂一點偏方,但僅憑這個就想做我的師父?做夢吧你!本小姐堂堂名校博士生,也是你能高攀得起的?”

秦可靈嘴上是這么罵江楓,但心里芥蒂的,當然不是這些,而是江楓給自己療傷的時候,趁機做出的那種下三濫事情!

千百城,高檔小區。

230幢,701。

叮咚。

秦可靈站在門口,按了一下門鈴。

很快,門開了。

對面站著一個二十六七歲的美女,和秦可靈幾乎一樣的身高,皮膚也是一樣的白皙。

兩人的五官模樣,也略微有一些相似,不過,對面的美女年齡大了幾歲,整體看上去更加成熟風韻一些。

不同的風格,卻是同樣的國色天香。

如果是男人看到了這一幕,一定會為之驚嘆!

感嘆造物主的神奇和偉大。

此人,乃是秦可靈的親姐姐秦可卿,目前在家開網店,做微商。

別看秦可卿平時足不出戶的,但賺的錢可是不少,一個月十幾萬!

這棟千百城的房子,也是她憑借自己的努力賺錢買的,全款,一把交清。

“靈兒回來啦!”看見妹妹,秦可卿嫣然一笑,但,笑得有些勉強,眼睛微微發紅,好像剛哭過一場。

“姐!”秦可靈伸手摸著自己姐姐的眼角,一臉關心道,“你怎么了姐?是不是哭了?”

“沒事!”秦可卿強顏歡笑,道,“出去一天了,一定累壞了吧,快進來!”

進去之后,秦可靈發現,客廳里有一只摔碎的花瓶。

那可不是一般的花瓶,而是非常珍貴的青花瓷,也是姐姐最喜歡的物件之一!

秦可靈忍不住道:“姐,是不是那個張威又欺負你了?我去找他算賬!”說著,放下包包,轉身要往外走。

“別!”秦可卿嚇得一把拉住她,道,“靈兒,別去!”

秦可靈道:“姐,你就是太心軟了!那個張威不是第一次欺負你了吧?不行,我們不能就這么算了,我去找他!”

“靈兒,別去!”秦可卿狠狠拉住她,道,“我和他……已經分手了!”

“啊?”秦可靈先是一愣,然后開心地笑了起來,道,“分手也好!那樣的渣男,就知道欺負人,早就該分手了!姐,你總算是想開了!”

“嗯!”秦可卿拉著自己妹妹坐了下來。

秦可靈道:“姐,你們今天怎么分的手啊?為什么忽然想開了?”

秦可卿幽幽道:“我算是看出來了,張威和我在一起,完全就是兩個目的。一是帶出去有面子,二嘛,就是想做那種事情。他今天趁喝了點酒,又想和我那個,我一直堅持不同意,先是爭吵,然后就動了手。一怒之下,我把他送我的花瓶給砸了,也算是宣告這段感情徹底結束了。”

“姐你做得對!”秦可靈道,“女人,就是要學會保護自己!結婚之前,絕對不可以有任何逾越的行為,否則男人不會懂得珍惜的,還以為你招之即來、呼之即去呢!”

秦可卿對妹妹的話大為贊同,但與此同時,心里也有些擔憂。

張家在江東市勢力龐大,雖然自己說了分手,但就怕張威不會善罷甘休,還會繼續纏著自己。

自己和妹妹兩個弱女子在江東市,雖然有了房子,但其實還是無依無靠的,如果張威再來找麻煩,那可如何是好?

這些事情,秦可卿只能藏在自己心里,不會說出來,以免自己的妹妹擔驚受怕。

“姐你想什么呢?”見秦可卿發呆,秦可靈隨口一問。

“哦,沒什么!”秦可卿收回思緒,道,“也別光說我啊,你自己呢?一眨眼你也二十一歲了,也可以談男朋友了。”

“我還早著呢!”秦可靈剝了一個橘子,自己一半,另一半給了秦可卿,姐妹倆吃得津津有味。

吃完橘子,秦可卿擦了擦嘴角,道:“也不早了,可以談了。這些年在國外,就沒遇到過合適的嗎?”

秦可靈搖了搖頭,道:“沒有。”

秦可卿道:“那回國之后呢?”

秦可靈道:“我才回來幾天呀,而且,目前重心都放在了面試上;為了明天的面試,我特意去仙女鎮做了一些調研。等明天面試順利通過了,再談個人的事情吧。”

“說的也是!”秦可卿道,“對了,今天去仙女鎮一切都還順利吧?”

“蠻順利的!”秦可靈脫口而出,但隨后,腦海里忽然浮現出一個壞壞的笑容,跟著面色一紅。

秦可卿何等的蘭質蕙心,而且,姐妹倆心有靈犀,她立刻察覺到了些許不對,道:“出了什么事情?”

秦可靈眼神飄乎不定,道:“沒……沒什么啊!”

秦可卿笑道:“跟自己姐姐還有什么事情好瞞著的!我是從小看著你長大的,快點說吧!”

秦可靈知道瞞不過去了,只得如實說道:“今天做完調研回來,在車上,被一個禿頂大叔給欺負了,想占我便宜。”

“啊?”秦可卿一臉關切,道,“怎么樣?有沒有吃虧?”

秦可靈搖了搖頭,道:“倒是沒有吃虧,被一個大男孩幫我給擋住了。”

“那就好!”秦可卿暗暗松了口氣。

不過,秦可靈話音一轉,咬牙切齒道:“可是,那男孩子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秦可卿不解道:“怎么?”

秦可靈道:“他說要收我為徒弟,但是……卻……唉……”秦可靈說不下去了。

秦可卿卻是非常好奇,道:“快點說呀,真真急死人了!跟我你害羞個什么勁兒啊!”

秦可靈平復一下,就把事情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從江楓幫自己擋住禿頂大叔,要收自己為徒弟;然后,下車救人;最后,拜師的時候,自己被人刺傷,男孩救了自己,但是……卻占了自己的便宜!

秦可卿聽得目瞪口呆,跟聽故事一樣。

聽完之后,她低頭朝秦可靈身上看了過去,伸手道:“傷得嚴不嚴重?快點,讓姐姐看看!”

“我沒事!”秦可靈道,“那男孩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倒是蠻神奇的,不僅把我的傷勢立刻治好了,甚至連一點傷痕都沒有!”

秦可卿一番檢查下來,果然如此,心里嘖嘖稱奇。

若不是妹妹把細節說得那么清楚,她甚至以為妹妹只是做了個夢!

否則,為什么那么嚴重的傷口居然不見了?

秦可卿想了好久,最后道:“靈兒啊,那個男孩子是個好人啊,也是個奇人!”

秦可靈道:“什么好人,好人會那樣占我便宜嗎?惡心死了,我現在身上還在膈應呢!”

秦可卿道:“但是他救了你一命啊!而且,他雖然欺負了你,但并沒有越過底線,你自己不是都檢查過了么!或許,他只是年紀小,沒有長大,還有些童心未泯罷了。”

“拉倒吧,什么童心未泯啊!”秦可靈道,“我看他就是個天生的壞坯子,不知道害過多少人了!”

秦可卿道:“反正我是挺感激他的。要不是他,我可就少了一個妹妹咯!”

秦可靈道:“那你感激他去吧,從現在起,我們姐妹倆正式絕交!”

秦可卿笑著擁住她,道:“別生氣了,走,陪姐姐去酒吧,我想喝點酒,散散心。”

“你?去酒吧?”秦可靈瞪大眼睛,道,“你不是從來沒去過那種地方么?還有,你會喝酒么?不是一喝就醉么?”

秦可卿道:“心情不美麗,借酒澆愁。”

秦可靈知道,姐姐今天分手,心情不好,于是道:“那行吧,你先等我半個小時,我先去洗澡,身上惡心死了!”

“半個小時?”秦可卿看了看時間,道,“算了,我自己去吧!”

“別啊!”秦可靈道,“你一個人出去,又要被人搭訕了,還是一起吧!”

秦可卿道:“就在小區門口的黑金酒吧,我在那等你吧,你也快點。”說完,拿上包包起身出門了。

……

江楓打車來到了黑金酒吧。

因為急著要見城隍爺,下車之后,一路小跑,急匆匆的。

到了門口,忽然,斜面里走來一個女人。

江楓一個立足未穩,直接撞在了對方的身上,把人家手里的包包都撞掉了。

“對不起啊!”江楓道歉一聲,彎腰把包包撿起來,準備還給對方。

這一抬頭,江楓當時眼前一亮!

我去!

好漂亮、好極品的美女啊!

江楓只覺心口窩“轟”的一下,好像被什么東西撞擊到了。

昏昏的燈光下,只見那女人二十多歲的樣子,膚白貌美,閉月羞花,給人的感覺非常驚艷!

“這才是女人啊,水做的!其他的女人,都是水泥做的!”

這是江楓今天第二次有這種驚艷的感覺了!

上一次,是在車上看到秦可靈。

“江東果然是個好地方啊,美女真多!”

江楓心里感慨一句,把包包還給對方,道:“不好意思啊,走得太急了。”

這個女人,自然就是秦可靈的姐姐,秦可卿了。

“沒事。”秦可卿淡淡一笑,把包包接過來。

她這一笑,江楓覺得自己好像又要戀愛了。

他發現,這個女人長得似乎有些面熟,可是,自己從未見過她啊,怎么肥四?

難道是上輩子見過嗎?

一瞬間,江楓心里響起了一首歌。

在哪里/

在哪里見過你/

你的笑容這樣熟悉/

我一時想不起/

啊/

在夢里/

……

澳客app怎么用